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一年!
    “驾驾驾!”

     策马疾驰,从房间内急奔出来后,龙且是直奔马窖,在守护侍卫惊喜诧异的目光中,没有丝毫言语的直接骑上一匹最快的战马离开,直奔出北玄皇宫,抄近道向着龙武卫返回大周的必经之路赶去,准备截住离去的月灵。

     龙且心中是倔强的想到,就算不能把月灵带回来,也一定要在见上她一面,告诉她,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因为龙且知道,一年之后才是大周太子李玄宗的成年礼,到那时,月灵才会正式下嫁给李玄宗,也就是说,自己还有一年的时间,一年的时间提升自己,将灵妹从大周接回来,告诉她,告诉所有人,我龙且喜欢的女人,谁都抢不走。

     虽然这丝希望十分渺茫,渺茫到如同蜉蝣撼树螳臂当车般,微不可查不自量力,但自己不会放弃的,绝不!

     就算是飞儿扑火,就算是不自量力,就算是自取灭亡,自己也不会放弃的,这才是大丈夫,这才是我龙且,这才是北玄傲骨。

     大丈夫,所当如是也!

     “驾驾驾!”

     纵马疾驰,四蹄如轮,如同战鼓般奔踏在地,溅起沙尘飞扬,碎石迸射,单人独骑,宛若一阵疾风般直接从北玄皇宫飞奔而出,飞驰向城外。

     “快点,再快点,再快点!”

     马背上,龙且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策马疾驰,口中不停的焦急喃喃的念叨着,本来十分爱惜战马的他,此时却是第一次狠下心来,手中马鞭不停的重重抽在身下的战马身上,在马臀上绽放出一道道刺眼的血痕,血肉淋漓。

     勒住缰绳的手掌,同样是磨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鲜血弥漫,将缰绳都染红湿透。

     马背上剧烈的颠簸,让得刚刚才伤好恢复的龙且,那浑身的伤口又是有着再度复发崩裂的趋势,剧烈的疼痛传来,让得龙且是紧皱起了面庞,额头上,颗颗豆大的白汗开始浮现,不停的淌落,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

     可是面对这一切,龙且都仿佛没有察觉般,或者根本就不在意也没时间去察觉,只是不停的埋头策马疾驰,飞奔向前。

     白汗如雨,淌落而下,模糊他的双眼时,龙且只是随意用手将之一抹,便继续疾驰而去,不敢耽搁停留半分。

     因为在龙且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快点,再快点,一定要赶在龙武卫离开北玄前追上离去的月灵,一定要!

     ……

     “踢哒踢哒!”

     纵横的马蹄声飞驰而过,如离弦之箭一般,瞬间便是从北玄皇宫的入口飞驰而出,奔掠向了远方。

     而刚刚送月灵离开,回到城门口的月刑天和北玄元帅刘信等重臣,就得到了侍卫禀报龙且已经苏醒的消息,是让得月刑天和一干与龙且交好的将领那连日来阴郁神情微微舒展几分,正准备振作精神去看看他,却骤然在城门口听见了如雷霆般飞卷的马蹄声,是让得他微微停下了脚步。

     紧接着,月刑天等人就是瞳孔微缩的看见,一道人影是如箭一般策马从自己眼前飞驰而过,如风卷一般,片刻后,众人才看清,这道飞奔疾驰的人影就是龙且。

     见此,月刑天等人也是心中一惊,他们当然知道少年现在飞奔出去是干什么,所以刚想勒马叫住他,可龙且却已经远远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只留下一地马蹄飞卷奔踏而过的烟尘。

     “国主,快叫住龙且将军吧,我们才刚刚送走公主殿下,龙且将军就这么追上去的话,恐怕会引起一些变故呀!”

     确认这道人影是龙且后,月刑天身后的北玄元帅刘信是带着几分愧然和担心的说道,望着龙且消失的背影,是带着几分惋惜。

     而一旁的北玄大将张升望着龙且离去消失的背影,却是带着几分阴沉的说道。

     “是呀国主,龙且将军这是只顾自己的儿女私情,而置我们所有北玄百姓的安危于不顾,我看还是快快将他追回来吧,不然一旦酿成大祸,则可能会为我们北玄带来灭顶之灾呀!”

     闻言,见到龙且远远的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之后,月刑天却是久久没有说话,半晌之后,才心中无奈一叹,是放下了那想要勒马急追的缰绳,苦笑道。

     “罢了,罢了,就让他们去见上最后一面吧,也算了却彼此心中最后的些许遗憾,武王殿下气度不凡,我想也是不会计较的,我们走吧!”

     说完,月刑天就是率先调转马头,勒马一驰,一脸落寞的朝北玄皇宫走去。

     而其他人闻言,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同样拨转马头跟着月刑天朝北玄皇宫走去,去商议接下来月灵嫁入大周和亲后北玄该如何自处与发展。

     只有张升,是落在最后,带着几分阴沉的向龙且看了几眼之后,阴沉一笑,没再多说什么,同样跟着月刑天回到皇宫商议朝政。

     ……

     出了皇城,走在尚算宽广的道路上,三千龙武卫,是排成四人一列,拖着一道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大周开拔而去。

     叶浮是骑着踏雪手持龙牙走立身队伍的最前端,领着龙武卫浩荡前行,全速开拔。

     队伍中间,则是月灵的凤辇所在,装饰的颇为精美的凤辇,被队伍牢牢的护在中间,由六匹健壮异常的龙血墨玉蛟马拉着,平稳的跟着队伍前进。

     这六匹蛟马是由臣服于大周的西域蛮族朝贡而来,通体纯黑,没有一丝杂色,而且马如其名,这六匹龙血墨玉蛟马都是蕴含着丝丝龙族血脉,皮毛宛若墨玉一般,柔顺光滑,神俊非凡,比寻常的战马都要足足高出一个头。

     而且这六匹蛟马皆拥有不弱的灵智,拉起凤辇来没有丝毫的颠簸,让人感觉如履平地一般,是大周太子李玄宗亲自下令用来接月灵所用。

     这种龙血墨玉蛟马,一般都是大周圣主或者奉圣主旨意出巡的奉旨天臣所乘驾之物,如今却被大周太子调来接月灵,足见大周太子李玄宗对月灵的重视。

     而为了保护月灵,两名龙武副将之一的高顺则是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凤辇旁边,时刻警惕着四周,虽然以龙武卫的强横,几乎没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但常年的战争生涯,让得每一位龙武卫将士都将行军戒备当做了本能,就如同吃饭喝水呼吸般,一切都是本能的行为。

     至于另一名龙武副将吕泽,则是纵马跟在队伍最后压阵,同样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四周,防备着一切可能的意外发生,警戒成为本能。

     三千龙武将士,行军间,是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多余的杂音,除了一连串的马蹄飞奔声之外,每个人都是表情肃穆,不苟言笑。

     龙武卫行军的速度极快,因为每一位龙武将士都是骑着一匹汗血蛟马,汗血蛟马的速度比之寻常马匹快上数倍不止,而且耐力惊人,吃饱喝足,精力充沛的话,可连续长达十二个时辰不眠不休的飞奔一万多里,惊人异常。

     在武攸大陆,战马分为六个等级,分别为:凡马,宝马,蛟马,龙马,纯血蛟马,纯血龙马。

     顾名思义,蛟马和龙马都是含有部分蛟和龙血脉的宝马,而纯血的蛟马和龙马便是一身血脉全都是蛟血或者龙血,实力强大到难以想象,想要将之驯服,是困难无比。

     并且实力达到龙马之后,战马便可以御空飞行,在空中纵横,来去自如,实力更加的可怕。

     而在北玄国内,除了月刑天的坐骑是一匹汗血蛟马外,寻常的将士,都是普通的凡马,而将领一级的人物,才配备有宝马,由此可见,大周的强大,难以想象。

     叶浮的坐骑踏雪,便是一匹即将进化为龙马状态的独角蛟马,实力惊人,对于叶浮的帮助极大,在封王之战中,曾经奋力一跃近百丈远,直接从空中越过了突厥蛮族的前军大阵,冲入中军营帐当中,生擒了突厥蛮王世子苍劼利,定鼎成功。

     武王踏雪,名扬天下!

     ……

     一路飞奔向前,透过凤辇的向外可以看到,一路上,有很多遭受战火的北玄百姓是衣衫褴褛,佝偻不堪的扶持着想着北玄国都的方向走去。

     年长的老人面黄肌瘦,枯瘦如柴,而年轻的孩子则是身形瘦小,发育不良,满目都是战争带来的创伤。

     见到这一幕场景,月灵也是紧咬住了嘴唇,眼中再度泛起了丝丝泪花,对于嫁入大周的那最后一丝恐惧和不甘,也是被从内心之中生生抹去。

     因为只有自己嫁入大周,才能让北玄从此再也不受战火的侵袭,从此让才能让每一位北玄的子民都能安然幸福的过一生,仅仅牺牲自己一人,便可换来千千万万北玄子民的幸福,还有什么不甘心和不满足的呢!

     想着,月灵的嘴角,竟是划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一丝由衷的浅浅的笑容。

     “哒哒哒!”

     而就在月灵如此思量间,一声急促的马蹄声是从远方传来,打破了龙武卫行军是的那股严整肃穆的气氛。

     循声以往,只见远处,一道少年的身影,是从远方疾驰而来,纵马急奔间,是将身下一匹战马的速度催动到了极致,沾满鲜血的马鞭每一次的抽打间,身下的战马都是会微微一颤,而后再度加速,疯狂奔驰。

     不过显然,这匹仅仅宝马级别的战马已经将潜力给压榨到极致了,每一步分奔踏间,战马空中都是会淌落一连串的白沫,浑身的毛孔都是渗出了丝丝血汗,原本褐色的马身,是渐渐被染得鲜红,让人心惊。

     不过马身之上的龙且却是顾不得在意这些,只见他是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到了龙武军中的那一驾凤辇之上,看着透过凤辇望来的那一面绝美的少女面孔,心中是微微闪过一丝激动,是缓缓扬鞭,渗满汗水的苍白脸颊之上,是绽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冲着少女笑了笑。

     而急速飞奔而来的龙且,自然也是引起了所有龙武卫将士的注意,瞬息间,所有龙武卫将士都是下意识的将手掌摸在了兵刃之上,一脸凝重与警戒的循声望来,戒备的扫视着他,一股浓郁的杀气,是立时透过龙武卫将士的军阵中透散而出。

     “希聿聿!”

     令人心悸的杀气透过龙武军阵传来,立时是惊得慕云身下的战马人立而起,马蹄翻飞,而后是重重的栽倒在地,无尽的疲惫袭来,直接是让得这匹战马口吐白沫,剧烈的喘息着,一时之间难以站起。

     而慕云,也是随之一同摔倒在地,不过好在龙且有着些许准备,虽然同样是栽倒在地,但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势,只是显得有些狼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