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云小娘
    “你想要进启脉殿开启天赋血脉?确定了吗?”

     书房内,月刑天看着面前静静而立的龙且,有丝诧异的问道。

     “确定了,义父,且儿已经突破到凝神境九重巅峰了,所以,可以突破到启脉境,开启天赋血脉了。”

     龙且声音沉稳,一丝不苟的说道。

     闻言,月刑天是静静的看着龙且,没有说话,微微沉吟。

     他知道,知道龙且这么着急想要突破到启脉境的目的是什么,才刚刚突破到凝血境九重巅峰没多久,还未沉淀,便想突破到启脉境,值得吗?

     大部分的修者突破到凝神境九重后,并不会选择马上开启天赋血脉,突破到启脉境,而是会选择沉淀一段时间,让自己突破的修为彻底的稳固下来,因为这样一来,突破到启脉境时开启较好天赋血脉的几率,便是会微微增大一丝丝,虽然这个几率不大,小到连百分之一也许都不到!

     可却有很多人,就为了这不到百分之一的几率,便是会在凝血境九重巅峰停步一段时间,沉淀修为,谋求好运。

     因为,能增大一丝是一丝,何乐而不为呢?

     而这个沉淀的时间也不固定,有些人会选择沉淀几个月,而有些人则只沉淀一个月,时间多少,全凭自己冥冥中的感应所把握,自己觉得自己沉淀够了,便够了。

     但不管怎么说,几乎所有想要开启天赋血脉突破到启脉境的修士,都无一例外的会至少在凝血境九重巅峰沉淀一个月的时间,以求稳妥。

     而现在,龙且则直接跳过了这一个月的沉淀期,想要直接开启天赋血脉,突破到启脉境,所以月刑天才会感到诧异和一丝怜惜。

     龙且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也许会显得有些仓促,但这却已是他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因为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要是再耽搁一个月的话,还能剩多少呢?

     所以,两害取其轻,仓促,也就仓促一点吧!

     “且儿,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不沉淀,直接开启天赋血脉?”

     微微沉吟一会儿后,月刑天是看着面前淡淡而立的龙且,略微皱眉的轻声问道。

     “嗯!”

     淡淡点头,话语虽轻,却充满了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定,龙且是轻声道。

     “义父,且儿已经考虑好了,想要快点突破到启脉境。”

     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月刑天听出了龙且话语中的坚定,知道自己是无法改变少年所作出的决定了,是只得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还是和原来一样呀!虽然对自己一直都很尊敬恭敬,但只要少年自己拿定了注意的事情,不管是谁,却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很好,少年,还是以前的少年,自己究竟是该高兴,还是该无奈呢?

     可是龙且,真的还是从前的那个龙且吗?

     ……

     微微沉默半晌,最后,月刑天只得嘴角苦涩的无奈点头道。

     “好吧,三天后,就是我们北玄半月一次的小朝会了,到时,有许多早已突破到凝血境九重的各家世子和军中将士会选择在此时开启天赋血脉,而义父也会在那个时候开启启脉殿,所以,你也在那时选择开启天赋血脉吧!”

     闻言,龙且并无意外,平静的点头道。

     “谢义父,且儿知道了,且儿这就下去准备去了,三日后开启天赋血脉,争取不让义父失望,且儿告退。”

     说完,淡淡的一抱拳,看了一眼沉沉看着自己的月刑天,龙且是淡淡一笑,接着,便是平静转身,缓步退下,向着殿外走去。

     看着龙且渐渐退下的背影,月刑天是沉吟不语,举目目送,但就在龙且要退出店外时,月刑天是突然轻声道。

     “对不起,且儿,义父没能保护好你和灵儿,对不起,义父对不起你们。”

     闻言,脚步重重一滞,刚刚打开门的龙且,那阳光投射在地面上的背影是轻微颤了一下,但片刻后,又恢复了以往的挺拔。

     “义父,且儿不怪你,真的,这件事本就没有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你最终的选择没错,灵妹最后的决定也没错,大周太子也没错,武王殿下也没错,都没错,错的,只是我们自己太过弱小而已。”

     “其实这世间的规则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在我们不能改变这规则之前,便只能无奈的去顺从它,小心行事,步步甚微。”

     “所以,都没错,谁也不能怪,谁也不能,可且儿不想一辈子都成为弱者,想凭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一些什么,哪怕微不足道,也在所不惜!”

     龙且是微微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淡的说道。

     闻言,月刑天是久久没有说话,直视着龙且那挺拔的背影,半晌之后,才轻声道。

     “明白,可是你要做的这条路很艰难,任何试图改变规则的人,都会碰的头破血流,乃至生死道消,你真的想好了吗,一定要继续,义父不想阻拦你,可是她,不希望你死。”

     嘴角微微勾勒出了一丝浅笑,龙且是自信的摇头道。

     “不会的,不会的,因为我答应过她,不会死的,不会,一定不会。”

     说完,龙且就是不再停留,在月刑天微微叹息的目光中,坚定离去。

     ……

     回到自己的住所,发现,一袭青衫,挎着个大药箱坐在台阶上双手撑着脑袋发呆的云形,已是在屋外等着自己,龙且的面色,也是不由微微一喜,走上前去轻声道。

     “哟,小娘,干什么呢,有事吗?”

     闻言,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的云形,直接是横了龙且一眼,很想反驳自己不叫小娘,要是龙且再敢这么叫自己的话,就跟他翻脸。

     可是随即想到之前已经翻脸无数次的后果,云形也是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彻底的死了心了。

     算了,小娘就小娘吧,至少比之前的云长舌好听一点,要是再敢叫自己云长舌的话,自己非死给他看不可。

     想到这,云形心中也是不由恨恨的骂了一句,该死的死胖子,老是给自己取这么些难听的外号,下次见着了,老娘非得给你下一服泻药不可,不对,是小娘,小娘非得给你下一服拉三天的泻药不可,拉死你个死胖子,让你直接脱水三百斤,看你还胖不胖。

     而此时正在卖力推销他‘一本岛’留影璧,十文钱组团看,一百文钱包场看的胖子,是忽然间重重打了一个喷嚏,揉着鼻子嘟囔道。

     “靠,奶奶个熊,是谁躲在背后偷偷麻霸爷呢,怎么霸爷感觉最近大事不妙,好像有大祸临头了呢,奇怪奇怪真奇怪,霸爷最近也没招谁惹谁呀!除了偷了隔壁王二屠夫杀猪的菜刀一把,刚刚揍了老黄一顿,完全就是安分守己的北玄好公民呀!奶奶个熊,究竟是谁在偷偷骂霸爷,要是让我知道了,非得揍死你丫的不可。”

     轩辕霸是脸上横肉直颤的说道,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铁三角中最小心眼加记仇的云小娘给惦记上了。

     硬件龙且问自己,云形是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后,嘟囔着嘴道。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伤刚刚好就去策马狂奔,你以为你是谁呀,要是伤势再复发的话,我们北玄可没有第二颗生肌愈骨丹了,到时候你可真就魂归西天了!”

     闻言,龙且是感觉心中微微一暖,轻轻锤了云形一拳后,展开双臂自信的道。

     “小娘你看,我怎么会有事呢,你忘啦,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那么点轻伤,怎么有事呢,你说对吧!”

     先是仔细的在龙且体表扫了一扫,没发现什么伤势后,云形是直接撇了撇嘴,毫不留情的拆穿道。

     “呵呵,打不死的小强,算了吧,我可是还记得某人第一次真的见到小强的时候,可是月灵妹妹一样吓得惊声尖叫的,呵呵,现在嘛……”

     说着,像是想到什么般,云形的面色是骤然间微微一黯,缓缓摇头道。

     “算了算了,不说了,不说了,这世上哪有什么打不死的小强,只要是个人都会死的,更何况是你个小小的龙且呢!还是踏踏实实让我检查检查吧!”

     而龙且好像是没有听出云形那略微黯淡的语气般,是微微加重力道的轻轻锤了云形一拳后,装作恼怒的说道。

     “好呀,你个该死的小娘,这都是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竟然还拿出来说,你要是再敢拿出来说的话,可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直接翻脸不认人了啊!”

     再次白了龙且一眼,云形直接是转身向后,挎着笨重的药箱向屋内走去,边走边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不说可以不说,先进来让我仔细检查检查吧,要是以后你在干惹老娘,不对,小娘我生气的话,龙且,你也可别怪小娘我不讲情面了,直接给你宣扬出去,现在堂堂的北玄禁军统领龙大将军,小时候竟然还怕蟑螂,哈哈,这要是宣扬出去的话,绝对会在北玄引发一场哗然的吧,哈哈!”

     “靠,你个该死的小娘,竟然敢用这个来威胁我,你等着,小爷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你要是敢把小爷这件事宣扬出去的话,小爷也将你小时候还晕血的这件事情也宣言出去,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更丢人,啧啧,堂堂一名北玄名医,小时候竟然还晕血,这消息,可比小爷怕蟑螂惊爆多了吧。”

     “那就来呀,互相伤害呀,看看到底谁怕谁呀。”

     云形也是嘴上不甘示弱的说道。

     “好呀,那就试试,到底看看谁怕谁。”

     说着,龙且就是快步冲上去,一把架起云形那背着沉重药箱走得慢吞吞的身形,向屋内走去,同时,是很自然的抢过云形背上背着的药香,背在自己身上,减轻云形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