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个死者
    我不知道我到底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的时候,当然是第二天的闹铃。这天有实验课,于是我匆匆忙忙来到实验楼,再次遇到我的搭档余波,我总是觉得有点奇怪。他的眼神看起来很落寞,也不太愿意搭理我。我猜是上次的事情害他不开心,也没敢多问。

     听说这次实验课没有新的人体标本,是解剖兔子。兔子是医学院专门的饲养基地养的,供应稳定,我们实验课大部分时候都是解剖兔子。只要你愿意,还可以把解剖完的尸体拿回去炖了吃,所以每次解剖兔子的时候男生们都很开心。可是今天,余波却不像以前了,他脸上阴沉沉的,就好像是这次解剖的兔子里有他心爱的一只一样。

     教授也好像没什么激情,没有点名,只说四个人一只兔子,时间是四十分钟。这样以来,我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可以足够把兔子清理得干干净净等待入锅。

     这次,江小军和何燕跟我们一组,因为动物解剖要求不是很严重,所以,大家都可以到手,慢慢研就,所以,可以随意些。余波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们走进教室,每一个试验台上都已经放好了一只兔子。笼子很小,容不得它们在里面转身,我们一般选择先注射麻醉,然后解剖,最后,当然是死了的。这样算得上是活体解剖,可以得到很多很珍贵的资料。

     但是教授说这样太残忍,建议我们尽量采用麻醉后先杀死,再解剖,但不反对活体解剖。何燕每次解剖兔子的时候都会显得比解剖人更加的抗拒,而我则觉得兔子没关系。

     我看也没看,拿起麻醉剂就是一针,然后一刀封喉,待血流了一会儿后,直接扒了皮,因为我才江小军和余波一定会拿回去炖了的,所以我把外面处理得尽量干净些。教授看了一眼我们的小组进度,目的明确得令人发指,失望地走开了。

     江小军开始拿起刀进行开颅工序,他故意搞得很认真地左右比划半天,但最后还是全凭力气跟刀的锋利度把兔头打开,硬生生挤出很多脑髓。何燕有些生气地白了他一眼,麻利地从兔子的脖子划开到腹部,整个肚子里的东西冒着热气散落出来。我又想起了何燕上次解剖女尸时的样子,她粗鲁地拿起右边的Ru房,划开的右胸腔。我几乎可以看出那Ru房在她手里陷下去的力度,她就像一个霸占良家妇女的土匪,丝毫不管别人的哀嚎,就这样粗鲁地进行着。那一刻,我几乎忘记了她是个女生,而她似乎也觉得自己不是,或者说,她的行为恰好是为了掩饰她作为一个女生的尴尬。

     余波认真地看着这一切,却一直没动手,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我们认真地清理着肚子里的东西,把心肺肝用一个个的保鲜膜抱起来,因为虽然这是专门做动物实验的器具,但是我们依然很不愿意去用那些器具盛放东西,因为长得跟人体解剖实验室的一样,让人心有余悸。

     虽然已经解剖过很多遍兔子了,我依然没明白兔子的跟人体的之间有什么关系,每次解剖兔子时我感觉它就是我们的食物,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是每次面对人体时,我就觉得是另一个人的生命,每一刀都像割在自己身上,去又完全不能像对待标本一样对待他。

     一节课下来,兔子肉几乎是可以直接下锅了,江小军因为余波的冷淡而抑制住自己的开心,加上与教授那么多次的心照不宣,江小军默默拿着兔肉走了。走出实验室,余波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在实验室门口遇到了赵勇,他的神情比我想象的失去心爱的女人该有的样子要好很多,尤其是刚才见过的余波,跟赵勇对比一下,到像是更加像余波失去了心爱的女人而不是赵勇。

     很明显,赵勇不知道该怎么跟我打招呼,所以我们都只是看了对方一样却没有说话。时间还早,我在先去吃饭还是回寝室之间纠结。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到寝室,因为刚才做实验,估计全身都是兔子的骚味儿和实验室的消毒液的味道。

     高盼和任纯这时候应该还在做实验,她们俩排在我的后面一批,我们一个大班,一起上理论课,实验课时就是分开的。寝室里出奇的安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大白天的,又是早上,我却觉得格外阴森。地上有几个湿漉漉的脚印,是没穿鞋子的脚丫,我没在意那么多,脱下衣服打算去洗。

     打开洗手间的门才发现,水龙头没关,到处是水,从洗手池里往外溢,幸好下水道没堵上,不然就惨了。我把白大褂往盆里一扔,狠狠地按了几下洗衣液,加上水先放着就去拖地了。我认真地拖着,觉得那些脚丫在灯光下格外醒目。我们寝室在一楼,向来只能开灯才能足够有光,不然真的是几乎不见天亮的地方。可是今天,我觉得窗外的阳光格外亮,风也很大。不时有楼下吹落的衣服从我们窗外飞过或者挂在窗台上。

     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好好的捡起放在窗台上,可是后来发现每次放在窗台上人家还要来叫我们开门,直接扔出去的话人家可以直接下去捡,方便很多,也避免了有时候人家来我们没人在家这种白跑的事情。所以,我把挂在窗台上的衣服很嫌弃地弄掉下去了。

     门窗在风的作用下发出很响的声音,就在我在洗手间洗拖把的时候。我感觉到门被狠狠地吹来关上的声音,可是刚才我回来明明关门了呀?我刚刚打算回头出去看看这么回事儿,一个黑影却把我吓得魂不附体,神经抽筋半天才缓过来。不是别人,正是任纯,她就想盯着怪物一样盯着我,我很尴尬地笑了笑。

     “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我姨妈来了,不舒服,所以请假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我今天遇到赵勇了,他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伤心嘛!”

     “他当然不伤心,因为肉丝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任纯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很刻意,就好像担心我会听不见一样。

     “啊?”肉丝的孩子尽然不是赵勇的,可是,我们真的就只见过肉丝跟赵勇在一起,“不是赵勇的是谁的?”

     “不知道,反正我听说赵勇去审问后,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说他很爱肉丝,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他肯定愿意不顾一切带她回家对她负责,但是他真的没真正碰过肉丝,尸检建议做亲子鉴定,结果就成这样了!”

     我从来没想过,肉丝的孩子不是赵勇的,她们在一起那么久,又那么好,肉丝真的是我见过最贤惠的女朋友,从来不会更赵勇无理取闹,赵勇平日里各种社团协会什么的事情多,他再忙肉丝都理解。肉丝在寝室也尽是提及赵勇,在她的心里,在她的口中,赵勇就好像是世界上最好的男生一样,所以,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肉丝会跟别人在一起。

     “任纯!我们去找赵勇谈谈吧!我们也算肉丝的半个娘家,跟赵勇也挺熟的,难道你不想问清楚吗?”

     “我不想,人家的事情,管这么多干嘛?”任纯的话让我有些失望,但是我明白,任纯就是这样的,一直以来,不管什么事情,她都只会说几句中肯的建议,向来不喜欢帮人做决定,也不喜欢参与别人的事情。

     可是我不甘心,我很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这一定不是巧合。我还记得赵勇早上见到我时的样子,不管是怎么,肉丝死了他应该都会很难过才是。

     我知道,高盼也是不会跟我去关心这些问题的,所以我最后打算自己去找赵勇问个清楚。可是要用什么方式才能显得我行为没那么突兀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问问赵勇愿不愿意跟我谈,QQ联系他说晚上到自习室找我,看他的语气并没有那么排斥我找他,所以我放心了很多。

     晚上我早早就去自习室了,可是去了我才发现,我们并没有说好时间。心里想,既然来了,就看会儿吧!此时自习室里坐着三个人,窗户边坐着一对情侣,最前面坐着一个女生。那女生看得很认真,那对情侣则一直在窃窃私语,你侬我侬,相互依偎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没看书。

     我看了一下时间,才八点,显然是我来太早了。我打开专业英语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困得慌了,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感觉困得不是时候。即使我努力打起精神,还是感觉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看书还是睡着了,眼睛盯着一页就是半天,等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九点半了。那对情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就剩下那个前排的女生,教室里的灯好像比刚才暗了一些。

     赵勇并没有出现,先发个信息过去给他,说我已经在教室等他了。我猜他要么是忘记了这件事,要么是事情忙去了,不然不至于故意让我等这么久。

     我百无聊赖地翻着书,整个楼层越来越静了,偶尔其它教室的人离开教室的声音透过墙壁传来,我还感觉得出其它教室关门的声音。我可以想象外面安静的走廊,幽深而恐怖地通往远处,脚步声仿佛能穿越人的身体,让每一个细胞都感到寒意。

     眼看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马上就要到十点了,我的心里越来越感觉凉意袭人。还好前排的那个女生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心里放心了很多。我一本正经地看着专业英语,一长窜的字母让我很快忘记了害怕,就好像我真的是为了记住它们一样。

     “你等很久了吗?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俱乐部里有点事儿,忙晚了!”赵勇走来我身边,一边坐一边解释,看他一副气喘吁吁刚赶来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生气,况且我们还不是很熟,又是我主动要跟人家谈的,所以不好责怪。我抬起头想示意一下他,说讲话小声一点儿,不要吵到看书的人,往前一看才发现,那个女孩什么时候也走了,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冰凉,但是不敢多想。

     “没事,我就是顺便看一下书而已!”我故意作得很轻松的样子。虽然之前因为肉丝,和赵勇还算熟识,但这样见面还是第一次,不觉有些尴尬,一时间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来找赵勇了。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但是我跟肉丝真的是很清白的。她对我很温柔很体贴,但是我们的相处一直都是很有度的。我甚至从来没有亲过她,我们出门,她只会主动拉着我的手,尤其在你们面前的时候,他对我变现得尤其亲热,但是私底下,我连她的手都不敢主动拉。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情况,我一直都以为只是她比较害羞,她性格温柔,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她。”

     “那你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我很想问她们一起出去是干什么去了,但是又觉得不太好,所以吞吞吐吐半天。

     “我知道,你是想问我们一起出去干嘛了?每次都是给她开间房睡觉,我在网吧打游戏,有时候她会陪我打游戏。”

     “那为什么?”我又迟疑了,照赵勇说的,他跟肉丝在一起连很多亲密行为都没有,那孩子根本就不是赵勇的,所以我也不好再问。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要是孩子真的是我的,警察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我回来。”

     我想,这个时候我应该说点安慰他的话,可是我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我实在不太会安慰人。相反,我此时定是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了。

     “那要不你就早点回去吧!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其实我知道你也只是想弄清楚具体情况而已。这么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也忙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要太伤心了!我们的寝室刚好反方向,怎么好意思让你送我呢!没关系的,现在还早,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我们一起走出教学楼,虽然到处都阴暗冷清的,但是因为有一个男生在旁边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我们都没再说话,只是默默朝大门口走去。

     “那我先回去了!拜拜!”快到大门口的时候,我故意较快了脚步,回过头来道别完就朝宿舍方向跑去了。平时很少真么晚还在校园里,路上行人少的可怜,步履匆匆,就好像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后面有一个恶梦正在靠近一样。极力地想往前走,却有极力显示住想要加快的步伐,因为再快就只有跑起来了。

     我努力地走在路中间,不然花园里的黑暗离我太近。就着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我没注意到他是从那里出现的,只觉得一下子就出现在我的视线,我们的平行距离大概有一米。是余波,他低垂着脑袋,黑暗里,他是步伐最慢的一个,甚至比平时要慢很多,他走路的样子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行尸走肉。原本我打算跟他打个招呼的,也不知道是我走太快还是什么缘故,等我反应过来是他时已经错过了。

     我不再去管他,脚步变得更快了些,因为前面就只有我们寝室了,路上的人再次变少,路灯也更暗了。转过最后一个弯,看着宿舍楼下还有两队缠绵着不愿意分开的情侣,我这才感觉有了些放心。

     “我回来了!”

     “谈这么晚?”任纯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跟赵勇能出点什么绯闻,语气有些怪调。

     “不是,是他太忙,我等了很久!”

     “这么晚了,就别在外面瞎转悠了!这世道不太平!”高盼说得活像一个老者抽着烟叶在抱怨的语气。

     “你还不知道吗?听说余波死了!”我刚想打趣一下高盼,任纯的话把我一下子打进地狱。一阵风把我进门忘带上的门狠狠地打了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