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重生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为肉,强者食之。即便是在尚有饱饭可食的平民之中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在为了一口饭都要挣得头破血流的乞丐之中。饱肚子的人里都有人面兽心的家伙存在,更何况是一群连饭都吃不饱的乞丐。

     苏婉在吃了两顿饱饭后,再乞讨到食物很快就会被其他强壮的乞丐用抢走,她的日子开始越发的不好过了起来,若是时景好的时候她还能侥幸吃上一顿饱饭,时景不好的时候饿上几天更是常事。

     而从小的教养让她从来不会和人争执,更何况是和其他人夺食,长期饥饿的她很快得了一场大病,身体虚弱的她更不可能得到食物。

     乞丐尤其是她这种弱小的乞丐,一旦得病那就意味的着更难抢到食物,那就意味着死亡,苏婉昏睡过去的次数开始越来越多,再睁开眼睛时这具身体已经换成了从异世里来的百珞。

     年近八岁,对这个世界还充满了胆怯和恐慌的苏婉,在这一次的昏睡中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昨晚的梦境之中似乎还残留着香喷喷的米饭的味道,百珞的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那是苏婉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个梦。

     抬眼望去,破庙之中躺着横七竖八的乞丐,各个瘦骨嶙峋面黄肌瘦,那破烂的衣裳几乎遮挡不住四肢,露出了脏兮兮的腿脚和手臂,臭烘烘的汗渍味和打鼾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的破庙。

     百珞伸出手用力的捏了一把,疼痛的触感真实的传递到大脑之中。

     眼前的情景和真实的疼感让她不得不接受自己确确实实已经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名叫苏婉的小女孩的身上。

     百珞是眼中闪过了复杂的神色,明明前一刻还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二十一世界,转眼间却来到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古代。

     ”东阳“百珞将这两个字放在嘴边轻声低喃道,眼中闪过了一丝思索的神色“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国家,是一个架空的时代吗?”

     虽然她的历史学得并不是很好,但是至少还是知道中国在上下五千年的时间里有几个朝代的,在那些朝代里她却从未听说过“东阳”二字。

     不知自己在现代的那具身体怎么样了,不知是否是已经死亡,百珞是眼中闪过一丝讽刺的神色,不过那群老家话恐怕不会轻易让自己的那具身体死亡吧,即便那具身体早已经是残破不堪,从里到外。即便自己活着也只能被病疼禁锢在病床上连喘息都非常的痛苦。

     其实不管是前世的自己还是现在的小女孩苏婉都一样的可怜,前世的自己为了满足那个女人亲情的愿望不得不痛苦地活着,而这个世界的苏婉却因为这个世界的残酷不得不痛苦地死去,她和苏婉都是一个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的炮灰。

     她不知道上苍为何么会让自己重生到这个名叫苏婉的小女孩身上,是想要自己继续这个炮灰的命运,还是可怜自己的命运让自己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不管是什么原因,“百珞低着头双眸漆黑如墨让,她用力握住长满了冻疮的小手,似乎连疼痛都感觉不到“这是一世我会替你也替我活出一段不一样的人生,不在受他人的摆布,不在成为他人的炮灰,只愿重新活出一段锦绣人生。”

     “咕噜”,一声饥饿的响声从她的肚子里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绞腹的饥饿感。

     百珞苍白着脸色捂住了胃部,胃疼的难受,那是因为长久的饥饿,导致的胃绞缩,因为长期的身体基本供能不足而不得不消化肠胃的内壁。

     刚重生的百珞就不得不面临着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如何才能填饱肚子。

     “睡觉,睡着觉胃就不难受了。”一旁的一个小男孩闭着眼捂着肚子翻了个身朝着迷迷糊糊地嘀咕了一句。

     百珞这才发现,自己的身旁躺着一个小男孩,瘦小的脸庞上满是菜色和自己一样一身脏兮兮的乞丐服,赤着脏兮兮的腿脚露在外面。

     百珞没有搭话,外面的星空明亮如同水洗,通过破落的窗户和屋顶撒进破庙里照亮了里面正在沉睡的乞丐,百珞没有出声,肚子里饿得难受,她扶着墙站了起来,接着月光悄悄走出了破庙。

     此时的她急迫需要食物来填充这个身子。

     庙外远方是灿烂的灯火,还有歌舞升平的亭台楼阁,从哪些楼阁中溢出的欢声笑语,在寂静的夜空中淡淡地传到破庙前,那片亮着灿烂动火的地方与这所破庙似乎不是同一个世界。

     百珞望着那片灯火凝视了片刻后,迈着坚定却又有些翩跹的步伐,一步一步朝着灯火处走去。

     她要活下去,要在这个残酷而荒诞的世界中活下去,然后变强,变得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

     重获健康,重新得到一个健康的百珞到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在叫嚣着,叫嚣着想要变强的愿望。

     强到不再受别人的控制,强到掌握自己的命运,强到可以保护自己所爱的东西。

     “小妹妹,看你这么水灵,要不要来我们这里工作?”一个娇媚的女子依在一个奢丽的红色木门前,拿着香帕朝着百珞轻笑道,百珞那双清亮的眸子让她眼前一亮。

     一个有着如此漂亮眼眸的女孩长相肯定不俗,若是在从小调教一番,长大后必是祸害一方的妖物。

     百珞一顿,微微蹙起了眉头,水灵?自己的这幅面黄肌瘦的身子,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哪里能称得上“水灵”字。看着眼前灯火通明、轻歌曼舞的朱红色楼阁,百珞的眼中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来到了一座香楼前。

     香楼,在这个朝代是ji/院的另一种称呼,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古代的香楼,忍不住朝着里面多看了两眼,红帐缭绕的楼阁之内似有卓卓的身影在曼曼舞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