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苏醒
    此叹息虽是轻轻的一句却包含了人世间的大慈、大悲和大玄妙的至理。

     一个毫无感情的电子音在百珞的耳旁响起,不过此时已经昏迷的她毫无知觉。

     滴滴……正在扫描时空,滴滴……正在扫描时间,滴滴……正在寻找合适的寄宿身体……

     滴滴,警报!警报!人员超重能量不足!人员超重能量不足!正在被迫降落请做好准备,请做好准备……

     在电子音响起没多久,破庙之中的乞丐堆里,一个幼小的乞丐突然睁开了乌黑的眼睛,东阳102年,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穿越到了一个小乞丐的身上。

     那清澈含光的眼眸在看到周围破败的屋梁和周围衣着十分怪异的众人时露出了迷惑光芒,自己不是应该在医院吗,这是那?自己为什么在这?她刚要扶着墙角想要站起来却在看到自己幼小的手指和一身残破不全的古装布衣时露出的惊骇的神色——这不是自己。

     一阵刺痛从脑海中传来,无数的记忆片段涌入了她的脑海,她震惊地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短暂的一生,如同转动电影的胶片一般。

     这个女孩名叫苏婉,原本是一户富户家的女儿,父亲是当地的县太爷,母亲是个会持家的温婉女子。

     苏婉小时家境虽不是十分的优渥但至少也是衣食无忧,她的爹爹虽然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但是朝廷中的供奉足够他们一家三口填个温饱,更何况她的母亲还是商户之女,出嫁时陪嫁了不少商铺,这些商铺在苏婉母亲的打理下,做的更是有声有色,每年都会收到一份不小的利润。

     商铺的利润加上苏父的供奉,一家三口人的生活虽不像那些富人们那样大富大贵却也有着自己的小滋润,手头颇为富裕的苏母在苏婉的身旁安排了两个小丫鬟来伺候年幼的女儿,甚至从小便请了女夫子来教女儿蒙智识理。

     苏婉小的时候一直过着是小姐的日子,在那为数不多的年月里,记忆中也大多是慈祥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和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那段时间她的整个记忆片段里都充满了温暖的黄色的如同黄色向日葵般的色彩。

     然而在她六岁的时候一场变故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在她六岁时她的父母因为一场意外双双丧生在了外面。

     六岁的她还不懂得离别,更不懂得亲人离去时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到自己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却不知道这个很长时多久。

     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将要面对怎样的波澜甚至是残酷,更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人贪婪的欲望有多可怕。

     宽阔的府院,令人眼红的财产,还有毫无反抗能力的幼童,这一切毫无意外成为了他人眼中的馅饼,而且是送到嘴边的馅饼。

     苏父在当地并无要紧的亲人,苏母的娘家更是不在眼前,苏父苏母离去没多久一个自称是苏父远方的亲戚一对夫妇借着照顾苏婉的借口接手了苏府、贪墨了苏府中的银两和店铺。

     刚开始的时候这对夫妇对待苏婉还算是和善,虽然照顾的不是十分上心但是为了面子至少还没缺苏婉吃穿,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对夫妇渐渐开始嫌弃苏婉的存在,觉得对方是个累赘,整日里什么也不干不说还要有两个丫鬟伺候在身边,这得浪费多少银子。

     他们在算计着苏婉身边丫鬟的花费时,却没有想到他们贪墨的银两早已够苏婉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很快他们就找了个借口将苏婉身边的丫鬟给打发了,紧接着便开始嫌弃苏婉整日里好吃懒惰,开始吩咐她洗衣做饭,洗衣做饭都是用木桶从井里提水,苏婉小小的身子也仅仅比木桶高一点而已那里提的动那么一大桶的水。

     只有六岁的苏婉开始的时候还抵抗过,可是看到对方凶狠的眼神后,只能却生生忍耐了下来,这一忍耐便是两年,两个春夏秋冬。

     两年下来苏婉原本清秀的脸庞开始变得粗糙,原本的芊芊嫩指更是布满了一层的茧子甚至有些裂口和冻疮。

     即便是这样那对贪心的夫妇仍将苏婉看成眼中钉肉中刺,苏婉的存在无疑于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他们,他们现在的富贵,他们现在拥有财产,他们的锦衣华服,甚至是儿女身边环绕的丫鬟等等都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眼前这个什么也不懂的稚童的。

     他们知道只要苏婉存在一天,苏府的这一切就不可能完全成为他们手里的东西于是他们起了歹念,他们借着将苏婉送到庄子上的名义半路上让看守苏婉的婆子将她抛弃在了路边。

     只有八岁的稚童,毫无自立能力,被抛在了荒郊野外,毫无人烟的路边后果可想而知。

     八岁的苏婉看着前方滚滚消失的马车追赶过惊慌过哭泣过,却也只能绝望地看着那马车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面对绝境,人生潜力总会被开发到最大,苏婉白天靠着啃食树叶赶路,晚上面对四周亮起的一双双幽亮发着荧光的眼睛,只能心惊胆战紧紧抱住树顶,即便是心中再恐慌,浑身的肌肉再颤动也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就这样经过了三天,苏婉奇迹般的靠啃着树皮来到了一个城镇,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然而有人并不意味着可以活下去,城镇之中虽然免去了被野兽的袭击恐慌,可同样不会平白无故的得到食物。

     没有自立能力又因为年纪太小找不到份工作讨口饭吃的苏婉只能和这座城镇中大多数的流浪儿一样干起了乞讨的生意。

     靠着城镇里的人微薄的善意讨口饭吃,刚开始的时候苏婉引文年纪小,人们看着她又可怜倒是给了她几顿饱口的饭吃。但是乞丐里面亦有他们的江湖,苏婉的顿顿“饱饭”引起了其他乞丐的嫉妒,苏婉的日子开始越发不好过了起来。